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侠古典】【百草惊天变】

第一章
  百草会,是关外第一大帮派。
  最初,百草会,只是一个百草山庄,是武林第一名医叶环夏所创,叶环夏不但医术通神,而且一身武功艺业深不可测,一生活人无数。
  有几位武林大豪爲其所救,感其恩德,干脆结庐而居,对救命恩人言听计从,到叶环夏的儿子叶中天时就已组成了一个帮派。现在叶中天已八十高龄,独居在百草山庄后山的琳琅阁中不问世事,他的儿子叶笑尘现在是百草会的会主,也是关外武林的泰山北斗。
  叶笑尘今天五十出头,下有二女一子,都有一身惊人武功。
  长子叶小风,已经成家,娶的是帮中长老钟连伯的爱女关外有名的大美人钟可卿。长女叶小云,次女叶小雨。都是生的亭亭玉立,千娇百媚,尚未出阁。
  此时正是初更时分,叶大小姐小云姑娘正在床边弯腰整理着什麽。
  她眉目如画,皮肤白嫩,容貌可爱、水灵,有着令人遐想联翩的两条修长、丰盈的秀腿。配上一对丰满挺拔的乳房与略上翘起的圆臀,十分诱人。此刻她正低头铺着床被,只穿着亵衣,乌黑的长发洒落肩头,唯一的例外是雪白的颈项,有一种令人眩目的亮丽。
  忽然一双手绕住小云的纤腰,下身紧贴在她丰盈的屁股上,小云侧过头,俏巧的甜笑,那人的吻已轻轻印上大小姐的樱唇,舌头轻轻滑入她的口腔,乌丝飘洒在云小姐的脸旁,更增秀色。
  那人的双手不规矩地隔着衣服搓揉着小云的乳房,小云似乎动了春心,身体像蛇一般的扭动。
  离开小姐的唇,那人又把头贴在小云的背上,轻轻提起她的裙子,揉捏着她富有弹性的臀肉。
  “爸,下边的人都还没睡呢,你好性急。”小云小姐笑盈盈的在那人额上点了一下,娇嗔地说。
  原来这人竟是百草山庄庄主,医术通玄,武功盖世的叶笑尘,都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可是内功精深,又精通医术,看起来竟是白面微须的三十左右一位文士。
  “哼,怕什麽,谁敢多嘴,给她吃颗忘魂丹,关进地底无间洞去!”
  叶笑尘一边说一边脱下衣服,把女儿裙子褪下来,露出叶小云那洁白如玉,娇嫩如脂的臀部,边用手指在她的股间摸索抽插着,边轻笑着说:“再说你身边那几个小丫头你老子我哪个没玩过?谁会出去瞎说?”
  叶小云舒服得舒了口气,白玉无瑕的俏脸上已腾起两团红晕,更增娇媚,呻吟着说:“啊~~~爹,住里点,对对,好舒服~~~”一边说道:“话是这麽说,女儿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再说~~再说~~嗯,轻点嘛!”她羞笑着打落父亲的手。
  叶笑尘嘿嘿一笑,道:“再说什麽?是不是中原武林世家的南宫远就住在前院?嗯,好女儿,给爹爹含会儿吧。”他坐在床边,分开双腿,中间的鸡巴一翘一翘地说。
  叶小云温柔地一笑,含羞带怯地挽了一把头发,蹲在父亲的胯间,先嗅了一下,轻轻在父亲的鸡巴上打了一下,道:“讨厌,又没洗!”白了父亲一眼,微微张开红嘟嘟的樱唇,将父亲的鸡巴含了进去,熟练地又吸又吮,咂巴起来。
  叶笑尘看着女儿芙蓉般的俏脸,娇艳的红唇间自己粗大的鸡巴进进出出的,激动得好像又粗大了一倍似的,顶在女儿温暖湿润的口中,笑道:“好女儿,你的口技可是越来越高了!”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道:“南宫远和我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今天他带了儿子女儿上门求亲,他那儿子南宫剑鸣倒也一表人材,你看怎麽样?如果有意思,明天陪他们一块去逛逛五岳峰,婚事就这麽定了。”
  叶小云在父亲胯间忸怩地摆了摆屁股,吐出鸡巴说:“女儿不要,那毛头小子哪有爹爹这种高超本事?你是不是不喜欢女儿了?”
  叶笑尘哈哈一笑,搬过女儿的俏脸,又把鸡巴插进她的樱头小口里,小云抗拒似地挣了一下,就又安份地含吐起来。
  叶笑尘叹道:“乖女儿呀,爹爹也是不舍得你呀,可是女大不中留啊,你也不小了,再不嫁,人家会说闲话的。”
  叶小云拉着父亲的一双手去抚摸自己的椒乳,自己的一双白生生的小手在父亲的跨间捏弄着鸡巴和阴囊,蹙着秀眉说:“可是人家~~~~人家舍不得爹爹嘛。”
  叶笑尘挺了挺鸡巴说:“是舍不得爹爹,还是舍不得爹爹的这件宝贝呀?”
  叶小云羞笑着在父亲腿上打了一下,骚柔地说:“都舍不得。”
  叶笑尘道:“哈哈,你放心吧,别看那南宫剑鸣是个毛头小子,他爹可是色中好手啊,想当初我俩一块嫖妓时,那老家伙比我还厉害呢。”
  叶小云吃吃地一笑,红着脸说:“不来了,爹,人家还没嫁呢,你就教唆女儿勾引公公呀?”
  叶笑尘嬉笑道:“嘿,那老家伙要是敢上了我的宝贝,我就可以拿他的女儿开刀了嘛!”
  叶小云扁了扁嘴说:“爹你少缺德了,南宫美玉才十二岁,你好意思打人家主意?”
  叶笑尘看女儿满脸醋意,拉着她的手把她搂在自己怀里,让她浑圆的小屁股坐在自己的腿上,笑着说:“逗你的,南宫老儿年轻时虽也好色荒唐,可人伦大礼还是顾忌的,怎麽敢打你的主意?来吧!”他轻轻一推女儿柔若无骨的胴体,让她成狗爬式爬在床上,白晳娇嫩的屁股冲着床边,稍微分开女儿的双腿,挺着早已坚硬的鸡巴,从女儿的背后缓缓插入。
  叶小云啊地一声轻叫,阳具毫不受阻,在她温暖湿润的阴道内挺进,直到全根隐没在她的洞口,她才长出了口气,一双美目半眯着,媚态毕逞,随着父亲的缓缓抽送,屁股向后一拱一拱地迎送着。
  和女儿乱伦的强烈快感萦绕在叶笑尘的内心,阳具插入在女儿娇嫩柔软的身躯里,那滑嫩而富有弹性的屁股轻触着自己的小腿的强烈体验使叶庄主加大了力度,疯狂的抽插。女儿的淫水和阳具的不断摩合发出“扑哧……噗嗤……”的声音。
  叶庄主的双手在女儿小云丰满结实的乳房上抓摸着,要把女儿的乳房掌握在自己手里,骑在自己女儿娇嫩的身体上,进入她香喷喷的胴体的感觉席卷着他。狂干年轻美丽女儿那婀娜动人的娇躯,真是让人觉得太爽了。
  叶小云发出动人的娇喘:“啊……好舒服啊……爸爸……啊!”
  在温暖舒适的阴道里,阳具不停的顶入,终于,全根浸没在了女儿的阴户间,女儿的口中不断发出浪叫声:“爸爸……往里,舒服啊……动起来……啊…爽……亲爸……啊……亲爸爸……我要啊!”
  叶笑尘在女儿的深处停留了一会,感受那紧塞温暖的感觉和女儿身体内部的痉挛,再缓缓的拔出湿淋淋的阳具,吐口气再狠狠地插进去。此时的阳具变得粘乎乎的,粘满女儿液体的阳具,抽出、插入,在蜜洞深处,叶庄主晃动身体,努力让阳具在女儿的身体里边转动角度,一顶一顶的,让它可以接触到女儿内部的每一片地方。
  柔顺的女儿翘着臀部配合着亲生父亲做着转动,似乎得到极大的满足,脸上展现着兴奋的神色,两个小兔子在身体上忽前忽后不断地晃动,不时发出低声的哼哼声,房间里充满了爱欲的气息。
  叶庄主抚摩着女儿香汗淋漓,沾在额迹的发丝,轻吻着女儿无暇的颈项,环抱着女儿柔软的腰肢,使劲挺着玉杵在女儿的小穴里捅着,沈浸在淫乱的快感中,他一边按着女儿白鼓鼓的屁股,托着她的纤腰上下套动着,阳具在她的双股间进进出出,淫水直流。
  正在紧要关头,外边有人喊:“庄主,庄主,南宫老爷子有急事找您!”叶笑尘本待不理,外面庄丁却是喊个不停。
  气得他狠狠咒駡一声,拔出鸡巴,不知这麽晚了南宫远有什麽急事,赶忙着衣在女儿翘得高高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道:“乖女儿,老爹得去一趟,回头再来找你。”急急开门去了。
  叶小云正在情热,一时气得银牙狠咬,却也无可奈何。躺在床上用自己的纤纤玉指捅插了一阵,总是不如父亲的鸡巴来得实在,又恨恨地罢手,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正无可奈何时,哥哥叶小风已急匆匆跑上楼来,远远就叫着:“二妹?二妹?”叶小云慌得连忙拉过锦被盖上。
  叶小云与父通奸,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虽然自己房里的几个丫头都知道内中根底,其他人可是一概不知,听哥哥上楼来,慌不叠地要掩饰。
  叶小风今年二十五岁,长得男生女相,身材修长,眉目清秀。
  他推弄妹妹闺房的门,只见小云好像刚洗过澡的样子,头发湿湿的披散在肩头,淡红的睡衣似乎根本遮挡不住那小巧的身型。她坐在床头,曲起的一条腿放在床上,身上斜搭了一条锦被,白嫩的小脚上,纤细的脚趾微微张开,上边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腿。可能是天气太热,妹妹的领口开的大大的,微微前倾的身体使得一对娇小的乳房几乎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
  妹妹左右晃了晃小脚,他连忙移开视线。
  “哥,有什麽事吗?”雪儿将玉足缩进被窝,冲着他说。
  妹妹似乎对他的偷窥并没有留意。
  “喔,南宫老爷子的小女南宫美玉来的路上好像中了人家的暗算,爹爹去爲她治病,说今晚不能回来,无法继续传授你寒冰掌了,叫你先睡觉。”
  “是这样呀!”雪儿脸上一红,心中暗笑,说:“妹子知道了,那我~~~先睡了”
  “喔!那~~~~~~~那我先回去了。”叶小风心中若有所失,恋恋不舍地说着,转身去了。
  望着他的背影,小云俏巧地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皱着鼻子说:“哼,当我看不出来?哥哥也好色呢。”
  叶小风对妹妹美丽的胴体早已垂涎三尺,碍着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虽然心中痒痒的,可也无可奈何。
  回到自己的住处,妻子可卿已经卸了妆,上床躺下了。
  那时的人结婚早,虽然已经结婚三年,今年也不过才十九岁。生的明眸皓齿,体态撩人。
  叶小风脱衣上床,扯下钟可卿的内裤,伸手摸进去,一下就摸到了阴毛上。手指一动,熟练地插进丰满紧凑的双腿间的阴洞中挖起来。
  钟可卿立即扭动着蛇一样的腰身,紧缠着他的身体,将高耸的乳房、丰腴的大腿直往他的胸前下部磨擦着,手熟练地伸进了他裤裆中,摸到了他的阳具老练地搓动着。
  本来就硬了的阳具在她娇美的玉手搓动下越来越硬,钟可卿媚眼瞄着他的阳具,手搓得越来越快了。
  叶小凤笑着帮妻子脱去内衣裤,钟可卿拱起小蛮腰,任其解了裙扣,一身雪白诱人的肉体露了出来。
  “真美啊。”钟可卿这副性感至极的肉体他不知看了多少遍了,可每次再看的时候,他都忍不住爲之赞叹,结婚三年了,她的身体不但没见褪色,反而更加美艳光滑挺拔,魔鬼般的面容,配上她那高耸挺立的丰乳、纤纤盈握的细腰、圆鼓软翘的双臀、丰腴白嫩的大腿,一切都是那麽完美,一切都是那麽诱人,真是上天赐给他的美若天仙的妻子啊。
  叶小云捧着妻子两个完美的乳房就吻了起来,吻得渍渍有声。钟可卿的乳头立即变硬起来,下半身更是湿润无比,欲望弥漫全身,身体象在炭火炉边烤着似的,燥热无比,张开双腿圈在他的屁股后面,下身直往他的阳具处直挺,口中叫道:“小风,我的好老公,别吻了,来吧。”
  叶小风一见她那浪样,欲火也高涨起来,弃了乳房,将她放平在床上,分开双腿压了上去,阳具驾轻就熟地插入了温暖的销魂洞中,一插入美艳的娇妻体内,立即大抽大插起来。
  钟可卿摇着性感的肉体与丈夫抵死缠绵,双手紧搂着他的背部,屁股奋力上下挺动,口中更是浪叫不已,“好老公,用力,好,快点,好。”整个俏脸此时已是春意笼罩,风情万种,脸颊烫人。
  叶小风更是被她逗引得欲火膨胀,使尽全身力气狠命抽插,直抽打着她的浑圆如玉柱的大腿拍拍作响,才插了一百多下,快感就一阵猛过一阵涌上来,直往龟头上冲,心里觉得不妙,怕早泄引起妻子的不快,立即顿住身体不动了。
  “怎麽不动了。”钟可卿正在兴头上,睁开媚目浪浪地叫道:“快点插,快点嘛。”说着屁股直往上挺。
  “先歇歇。”叶小风喘着气说。
  “那你躺下去。”钟可卿用力把丈夫拉了下来,推倒在床上,跨上去擡起屁股把阳具往她阴道里套,沈身一坐,阳具全根尽没。
  “让你好好享受。”钟可卿对丈夫妩媚地一笑,随即筛动白嫩嫩、圆鼓鼓的屁股,上下前后套动起来,肥美的阴户套着粗大长的阳具,每一下都是拉到最高后再坐到尽根,淫水随着她的套动不停地顺着阳具往下流,很快床上就湿成了一片。
  “你爽不爽?”钟可卿披散着头发,媚眼如丝地望着他,两个丰满的乳房随着她的套动上下跃动不已,抛出诱人的乳波。
  “好爽,好爽。”
  叶小风被娇妻一阵骚浪的套弄得高潮叠起,再也顾不得保存实力,忽地坐了起来,双手抱着她结实滑嫩的屁股,下身不停上下挺动,顶得钟可卿前俯后仰,白嫩的双乳上下跳动,乳头轻轻拨打着自已的胸口,一阵急挺后快感如火山喷发般冲了出来,精水狂射不已。
  钟可卿被滚烫的精水一冲,早已积蓄的快感立即爆发,精水直射,大叫一声倒在了叶小风的身上,好像浑身的骨头都被人抽去了,身上软绵绵的,媚目如丝,秀面绯红,樱桃小口中呼出一阵阵热气。
  她的纤手轻轻抚弄着叶小风软搭搭的阳具,说:“老公,你好厉害,人家快被你干死了。”
  “嘿嘿,好戏还在后头呢。”叶小风一手握着她那一个手掌都盖不住的美乳,爱不惜手的按摸着。“怎麽样?还想不想要啊?”
  “那就再来啊。”钟可卿骚兴又起,在他怀中扭捏作态,一副荡妇淫娃样。
  “你先品品箫,含得老公高兴,捅烂你。”叶小风指了指软软档的阳具。
  “讨厌。”钟可卿白了他一眼,低下头一口将阳具含了进去。
  这口交的技术还是她成婚后跟丈夫学会的,三年来口交技术果然已十分出色,没几个就把叶小风软绵绵的阳具弄得雄风再起,直翘起来,又硬又直,比之刚才有过之无不及。
  “好了,来弄吧。”钟可卿笑吟吟地吐出了小嘴中的阳具。
  叶小风把她往上一拉,一把抱住她,随后压了上去,口中大叫道:“看我插破你这骚洞。”
  两个人,变着各种姿式尽情交欢着,享受着性爱带来的无穷美味。良久,终于停下来了。两人紧搂着一时无语,只听喘气声。喘气声渐渐平息下来。
  叶笑尘来到贵宾客房,只见南宫老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的儿子南宫剑鸣也着急地陪在一边。
  床上躺着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小美人南宫美玉,此刻却是满面潮红,浑身滚烫,喃喃呓语。
  叶笑尘顾不得客套,拉过小姑娘的皓腕爲她把脉,良久良久才迟疑着放下手,道:“奇怪,令媛好像是中了烈阳掌一类的阳刚内功,引发体内三味真火,以致生命垂危,不过烈阳掌等纯阳内功一旦击中,立时发作,从令媛的脉象上看,她居然迟了三天才发作,真是奇怪。”
  南宫堡主急不可耐地道:“到底有没有救,你到是干脆点嘛。”
  叶笑尘呵呵一笑,道“这倒难不倒我,只是需要一间密室,老夫要用三天三夜的时间以寒玉神功爲她拔出火毒,迟恐不及。”
  南宫堡主说道:“那就快做嘛,还在说废话?”
  叶笑尘抱起南宫美玉的娇躯,闪身出房,只觉怀中美少女娇喘细细,吐气如兰,那娇美若花的脸庞红扑扑的,身上一股股热力扑来,带来阵阵处子少女的香气,那尚未发育成熟的胴体娇小玲珑,恨不得叫人和口水一口吞下肚去,不由心中一荡,这一刻心中已拿定了主意。第二章叶笑尘来到自己练功的密室,这里也是他练药的丹房,[室内充溢着一阵阵药香.他关紧石门,啓动机关,然后取出一粒护脉金丹给南宫美玉服下,淫笑着在她红扑扑,香馥馥的小脸上亲了几口,这才盘膝坐下,运功用至阴至寒的寒玉神功从她体内拔取热毒.一顿饭的功夫,叶笑尘已控制住南宫美玉体内的伤势,但余毒未清,小妮子仍是沈沈未醒.叶笑尘温柔的揽住南宫美玉柔嫩的肩头,让她偎进自己怀里,嗅着那清馨的女儿体香,亲密体验着那已渐发育成熟的青涩雏体,她的身体是那麽的娇小柔软,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羊,他甚至能透过那薄薄的衣料感受到少女那特有的绸缎般娇嫩柔滑肌肤,以及传来的那阵阵幽香,使他欲火大炽.他轻轻替小姑娘褪下衣裳,一具柔婉动人的小白羊似的娇躯呈现在他面前.他贪婪地伸手抚摸着少女刚刚发育,像含苞待放的花蕾似的小乳房,抱紧她纤细柔软的小腰肢,把她光滑细嫩,已经有了些女人意味的丰盈的小圆臀放在自己的胯间,背对着自己,把嘴唇轻柔的含住那绵软的耳垂,轻轻吸吮着.虽然仍在似醒非醒,浑浑沌沌之中,少女发敏感的娇躯还是感到一阵阵酥痒的感觉,忍不住发出一声非常微弱,却又娇慵撩人的呻吟。
  这样的经验对于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女孩实在是从未有过的感受。那极富挑逗性的亲昵,她在心里上虽然体会不不到,但是她的身体却已开始有了反应.她那稚嫩迷人的桃源洞口已缓缓沁出些爱液.
  叶笑尘正用舌尖细细的品味着那耳肉的柔嫩,用火烫的嘴唇吻着那乌黑的秀发,不觉中,他的手已经滑落到柔弱无骨的腰肢,用力的箍紧,把她完全的纳入自己的掌控里,一双魔掌在她幼嫩的娇躯上肆虐。
  他不是头一次玩弄这样稚嫩的女孩,他曾经买过一个刚刚八岁的小女孩,当晚就把自己的肉棒插进了她还光秃秃的肉体.但是南宫美玉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她的身份,她的气质怎麽是那种穷人家的孩子所能比的?她是个美人胚子,虽然看起来还有些清纯天真,可是白天会见时,她那种大家闺秀风范,和武林世家子弟的风范深深印在叶笑尘的心中,想着她白天的样子,叶笑尘的鸡巴不由跳了跳,在她的屁股底下越发地不安份了.还不谙风情的南宫美玉,昏迷中仿佛正做着春梦,心如鹿撞,整个人却迷糊糊的,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她呻吟着,整个娇躯都偎依在这个与父亲称兄道弟的叶大庄主怀中.
  似乎有些窒息了。她的小嘴巴呢喃着,脸颊烧得发烫,胸脯剧烈的起伏不已,她的呼吸,她的一切似乎都要被这个男人狠辣的热吻吸走了。 一只大手沿着她雪白的大腿恣意的抚弄,不断的向内深入,眼看就要逼近少女最隐秘的部位。
  叶笑尘把南宫美玉轻轻放倒在自己身边,眯着色眼打量她的美丽胴体,首先令叶笑尘兴奋起来的是小玉姑娘一对白皙可爱的小脚丫,圆润迷人的脚踝,娇嫩的好似柔弱无骨,十枚精致的趾尖像一串娇贵的玉石闪着诱人的光点。看得他呼吸困难,费力的咽着口水。她那双嫩生生,白腻修长的美腿软软地合在一起,微微露出一丝缝隙,美玉凝脂般的大腿上端便是那尚未长出阴毛的神秘花园.那浑圆且充满弹性的肉臀,粉光致致,令他遐想连连。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